• <input id="ceag6"><label id="ceag6"></label></input>

    超预期减税提振市场信心 削减政府开支或推动机构改革

    本报记者 夏旭田 ?#26412;?#25253;道

    3月19日下午腾讯金融科技智库春季研讨会在?#26412;?#20030;行2019年政府工作报告以及开年的经济运行成为与会专家热议的焦点

    中国社会科学院副院长高培勇指出今年减税降费大超市场预期中国更倾向以削减政府开支来弥补减税造成的空缺中国经济面临着周期性矛盾和结构性矛盾交织的两难多难困境需要在供需两侧双向发力

    国家信息中心经济预测部副主任牛犁表示相较于去年底今年开年的中国经济预期明显改善这主要是由于降准减税专项债加速发放中美贸易谈判取得实?#24066;?#25104;果等因素的提振但也不宜盲目乐观中国经济仍然存在不小的下行压力

    开年市场预期为何提振

    在上述研讨会上高培勇指出今年的减税降费除了两万亿的规模之外有两处细节超出预期

    一是减税降费之后不是用增加财政赤字增发国债来弥补而是采取削减政府支出的措施今年财政赤字虽增加了3800亿元但和两万亿的减税不在同一规模上政府出台了一系列削减支出的措施?#28909;?#22686;加特定国有金融机构和央企上缴利润一般性支出压减5%以上三公经费再压减3%左右长期沉淀资金一律收回

    李克强总理在记者会上指出通过上述四方面措施已筹到1万亿元资金也就是说还有1万亿元还得再想办法这会形成压力倒逼政府削减支出规模调整政府职能推动机构改革

    二是多数人没想到如此规模的减税降费除社保费外几乎全都压在增值税上中国的减税主要是减间接税随着透明税收时代的到来隐含税收比重逐步减少

    牛犁指出去年三四季度开始中国经济下行的压力加大春节前市场对中国经济的预期普遍悲观然而春节后中国经济整体平稳市场预期出现了明显的改善在他看来这个主要有四个方面的原因

    首先超预期的减税是一个重要原因制造业增值税16%档的税率直接降至13%显然超出各方预期社保费率也由20%降到了16%这为企业带来了实实在在的税费成本的降低有利于激发微观市场主体的活力

    第二部分宏观政策微调年初存款准备金率在去年下调四次的基础?#26174;?#27425;下调一个点释放1.5万亿的流动性货币政策的发力提振了市场预期针对地方政府基建投资的专项债发放也开?#25216;?#36895;这对稳定后续的基建都会起到很大作用政策上接连出招?#20173;?#38271;不会立竿见影但是预期效应已经出现

    第三中美贸易谈判取得了实?#24066;?#30340;阶段性成果并不断释放出积极的信号

    第?#27169;?#36164;本市场好转年后资本市场成交活跃日交易额上万亿三大股指全线上涨股市的回暖有利于提高直接融资比重下一步科创板开闸也会造一批新的富豪资本市场的好转会带来财富效应拉动相关领域的消费

    警惕车市房市与外需疲弱

    不过对于今年的中国经济不能盲目乐观

    牛犁指出目前中国经济仍存在着三大考验首先汽车市场大幅度下挫汽车产业链非常长深度调整对上下游各行各业都将带来严重影响

    短期看过去一段时期的购置税优惠政策提前透支了消费经济下行压力较大大?#25512;?#19994;的重卡需求也在减慢此外近两年民众纷纷买房子还月供?#29992;?#26464;杆率上升过快形成了一定的挤出效应汽车的更新换代有周期约束从中长期看也进入了一个相对缓慢的瓶颈阶段收入分配的两极分化部分城市的限行限购也都为汽车的产销带来压力

    第二是房地产市场存在调整压力过去一段时期房地产销售?#20013;?#38477;温特别是销售面积去年有几个月已经出现了下跌全年只有1.3%的增速而上一年则是7.7%今年前两个月成交量同比下降了3.6%

    尽管前两个月房地产开发投资高达11.6%但是从市场降温到投资下降还有一段的迟滞预计未来投资?#37096;?#33021;出现减速同?#20445;?#25151;屋在建面积中的竣工率也在不断的放慢去年的这一数字比上一年放慢了1.6个百分点现在的竣工率相当于2008年的一半左右这就说明开发商的积极性在放慢建设周期在拉长不着急很快盖完

    从融资角度看房地产领域出台了史上最严厉的以限为主的调控政策大的基调显然没有松动整体来看下阶段房地产市场面临着调整的压力

    第三是外部环境存在不确定性外需压力加大全球主要经济体特别是美日欧经济都出现放缓态势国际上制造业PMI指数消费者信心指数等相关?#21103;?#36817;几个月?#20013;?#36208;低国际机构也不断下调增长预期

    去年底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指出今年的宏观政策要强化逆周期调节同时也指出必须坚持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不动摇

    既要看到面临新的经济下行压力而实施逆周期调节的必要性也要看到中国经济的主要矛盾仍然是供给侧结构性的在高培勇看来2019年的宏观经济政策必须以两个维度来理解一个是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另一个是需求管理逆周期调节编辑李博

    特色专栏

    热门推荐
    뱨ƻ
  • <input id="ceag6"><label id="ceag6"></label></input>
  • <input id="ceag6"><label id="ceag6"></label></inpu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