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input id="ceag6"><label id="ceag6"></label></input>

    特殊问候:三对铁路职工夫妻的春运时光

      时代周报记者 陈泽秀 发自北京

      农历新年过后,随着返程客流高峰的结束,历时40天的春运接近尾声。根据中国铁路总公司的测算,2019年春运期间,全国铁路预计发送旅客41330万人次,同比增加3176万人次,增长8.3%,日均发送1033万人次。

      对于铁路职工来说,春运是一年中最为忙碌的时候。今年春运,广东茂名火车站的新婚夫妻李军和宋佳南虽然同在一个车站里,却因处在不同岗位,婚后的第一个除夕夜无法一起度过;东莞站车站行李员文惠连则在1月26日退休后,仍以“志愿者”的身份出现在春运岗位上。

      新婚夫妻同站难相聚

      除夕夜,对于新婚不久的铁路职工夫妻李军和宋佳南来说,彼此的新年问候有点特殊。

      李军是茂名火车站客运值班员,今年是他参加工作的第3年。2月4日除夕夜,李军刚好倒班,不能回家过年。妻子宋佳南同在茂名火车站工作,是一名综控员,这年是她在岗位上度过的第一个除夕夜。茂名火车站客运值班员和综控员实行三班倒,每年除夕,70多名客运岗位人员中总会有三分之一的人不能和家?#36865;?#32858;。

      深茂铁路开通后,茂名火车站迎来了开通高铁后的首个春运。今年春运期间,截至2月13日18点茂名火车站共发送178353人,比去年增长了113%。

      由于客流量大,李军肩上的担子更重了几分,他需要协助整个客运班组的分工作?#25285;?#22788;理各种突发问题,做好站?#21040;?#25509;和车站的工作布置,确保客运乘降组织安全及时?#34892;А?/p>

      大年三十那天,候车室的旅客不足百人,李军也不敢有丝毫的松懈。21时06分,刚组织完开往广州南的D7550次列车,将20多名旅客顺利送上车后,李军又到普铁候车室询问部分旅客的候车情况。“工作节奏快,劳动强?#21364;螅?#38656;要时刻保持充沛的精力和冷静的头脑,遇到突发问题可以及时?#34892;?#22320;解决。”李军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

      宋佳南虽然与丈夫同在一个车站甚至同一个班组,但因为上班不许带通信工具,他们的沟通只能通过对?#19981;!癒511次接近,6道,2站台。”大年三十这天,李军最熟悉的声音从对?#19981;?#20256;出,他回复道:“K511次接近,6道,2站台,客运值班员收到。”这样来回的一呼一答,成了夫妻俩除夕夜的独特问候。李军说,今年春运,他和妻子见面的时间不算太多,由于两人都是三班倒,每三天中只有一个晚上和一个上午可以相聚相见。

      与李军夫妇类似,信号员翁华明和综控员母丽婷也是茂名南站的一对新婚夫妻。母丽婷,大年三十当天值白班,翁华明则连续三天上晚班,夫妻俩吃不上团年饭。为了让妻子在下班时能吃上一口饺子,翁华明白天在家包好饺子,独自吃完晚饭就去上班了。

      除夕夜,母丽婷还是把煮好的饺子送到了行车室。当时翁华明正在办理接发列车,他俩没时间说上话,母丽婷把饺子放在桌上就离开了行车室。办理完接车的翁华明回头看着妻子的背影离开行车室。

      “春运比较忙,我们俩没有时间见面。行车的安全是我们工作的重中之重,不能允许一点马虎。”翁华明说,“过年过节,我们的工作标准还是一样。”

      春运老兵,退休后仍坚守

      1月26日,东莞站车站行李员文惠连正式退休。身边的人都以为今年她可以回家好好过春节了,但她却主动找到车站客运管理人员,要求春运期间继续留在车?#26223;?#24537;,成为一名春运志愿者。

      28年前,文惠连初入铁路。她回忆道,“那时站小人多,春运组织作业十分困难?#20445;?#26377;时为了组织旅客顺利进站乘车,她甚至会带一个小凳子,踩在上面扯着嗓子维?#31181;?#24207;。

      2007年机构重组后,文惠连转到铁路客运部门从事行李员工作,此后每年她都参加春运,至今已有12个年头。由于倒班,在车站过年也是常事。“我家在本地,下了班回家相对方便,比那些长期跑车在外的司乘人员幸运多了。”文惠连说道。

      在担任行李员期间,文惠连的主要职责是在行包房为旅客运送包裹,每天要弯腰几百次帮旅客提行李,?#20013;?#24930;慢长起了茧子,登记的数据则要反反复?#26149;?#23545;三遍以上,“?#22242;?#20986;岔子。弄丢了包裹,就是弄丢了旅客的信任”。

      时代变迁,高铁、城轨陆续取代了绿皮车,老站退休,新站崛起。支付宝购票、人脸识别进站、高铁行包托运等各种便民措施都让文惠连感慨不已:“现在科技发展太快了,不仅能方便旅客出行,也给我们的工作带来了很多便利。”

      今年春运,文惠连忙着在东莞车站A3城际检票口检票、放客。面对乌泱泱的人群,她不时用小喇叭提醒旅客防止漏乘。她说春运人多,老人小孩容易听不见广播宣传,又怕自己声音小,所以需要用小喇叭多加宣传。

      一天下来,文惠连最长要站10多个小时。50岁的她,身体毕竟不像年轻人了。“说实说,在东莞站客运的确?#37327;啵?#26202;上接近12点接完最后一班车,凌晨四点多又要起来了,有时真吃不消。”文惠连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

      不过,文惠连又说道:“真到自已退休了,又有点舍不得这份从事二十多年的工作和相处多年的同事,所以今年以志愿者身份参与春运有一种别样的感受。虽然自己是志愿者,但感到自己仍是铁路人,是车站的一份子。” 值得一提的是,文惠连的丈夫也在东莞站工作。今年春运期间,她的丈夫作为段科室的工作人员也在车站参加支援,多年来夫妻俩屡次搭档春运。

    特色专栏

    ?#35753;?#25512;荐
    码报计划
  • <input id="ceag6"><label id="ceag6"></label></input>
  • <input id="ceag6"><label id="ceag6"></label></input>
    湖北十一选五开奖结果历史开奖记录 分分彩网站 江苏快三27号开奖结果 一尾中特资料 下载软件大公鸡排列5 双色球金额计算器 主受让1球怎么算胜平负 天津快乐10分几点开奖 腾讯欢乐五子棋官方版 好运快3诀窍 排列3第12096期试机号 北京赛车最高赔率网 二八杠是什么 皇冠足球指数名称 静心阁单双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