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input id="ceag6"><label id="ceag6"></label></input>

    行业转型 富士康增速放缓 官方回应一季度人力需求逾5万

    本报记者 倪雨晴 骆轶琪 广州报道

    导读

    作为富士康的核心客户苹果和华为的表现正好相反在手机产品业绩不达预期之后苹果公司已下定决心调整对硬件业务的依赖程度将公司增长引擎转?#39057;?#26381;务和潜在的变革技术方面华为则宣布将2019年智能手机的年度出货量目标定为2.5亿部并在2020年挑战3亿?#24247;?#20986;货量目标旨在取代三星成为全球最大的智能手机供应商

    2月18日根据台湾媒体报道富士康在春节后启动了新一轮招工主要原因是获得了华为手机的订单据悉富士康郑州厂区?#33529;心?万人左右深圳厂区?#24515;?#32422;2万人并在太原杭州昆山淮安等地招聘员工

    富士康方面回应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称1月下旬富士康就曾发布声明为配合集团全球?#23395;旨?#23458;户业务发展需求不同园区的员工数?#24247;?#37197;为集团常规性动作2019年首季度集团在大陆部分厂区仍有逾5万人力?#24515;?#38656;求

    富士康此?#23433;?#21592;和如今大幅招聘的事件其实是智能硬件行业发展不同阶段的缩影近日集邦咨询就指出预估2019年全球智能手机生产总量将落在14.1亿部较2018年衰退3.3%若全球需求进一步恶化不排除衰退幅度将扩大至5%

    IDC中国资深研究经理高鸿翔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据他从供应链方面了解2018年第四季度并未如往常一般成为旺季造成组装厂商零部件厂商出现库存积压在没有后续订单补充的情况下在年前便有一些组装厂商对内宣告了将假期延长2周左右

    不止富士康其他组装厂商?#32422;?#38646;部件厂商?#27982;?#20020;着较大的库存和资金压力这时候对员工进行一定安置是合理的做法高鸿翔向记者指出预计年后库存开始有所清理才可能?#34892;?#30340;订单这个前提下就有了重新招工的诉求

    在当前宏观经济下行消费电子市场增长乏力的大环境下对于产业链的厂商?#27492;?#37117;将面临发展挑战

    华为小米订单或增加

    招工诉求的多寡与合作?#25918;?#21378;商的出货量息息相关作为富士康的核心客户苹果和华为的表现正好相反

    在手机产品业绩不达预期之后苹果公司已下定决心调整对硬件业务的依赖程度据华尔街日报报道近期苹果公司正在重组管理层并重新调整在服务人工智能硬件和零售部门的优先度以期减少对iPhone手机销售的依赖将公司增长引擎转?#39057;?#26381;务和潜在的变革技术方面

    反观华为据电子时报报道华为宣布将2019年智能手机的年度出货量目标定为2.5亿部并在2020年挑战3亿?#24247;?#20986;货量目标旨在取代三星成为全球最大的智能手机供应商

    为此高鸿翔向记者分析以华为2018年2.06亿台出货量计算6成由内部设?#39057;?#20986;货量约为1.24亿台其中约3成代工交给富士康那么富士康的华为订单约在4000万台今年预?#33529;?#20026;内部设计比例在7成以上这些会交给7-8家代工厂生产富士康是其?#26143;?大所以确实可以从华为的预期销量增长和内部设计比重增加得知富士康今年可以从华为拿到更多订单

    另一方面也有分析指出随着华为对于高端及高品质产品的越发重视其与富士康的订单关联?#19981;?#36234;来越高

    而苹果的模式是全部内部设计再全?#23458;?#21253;给组装厂商完成后续制造苹果2018年约有2.09亿台出货量其中7成代工交给富士康意味着有近1.45亿台纯组装订单高鸿翔补充道但今年预估其出货量会下滑连带影响到订单?#19981;?#20943;少不过这是从出货量层面预估由于苹果的代工?#24310;?#20559;高造成苹果和华为订单对富士康?#23548;视?#25910;影响仍会有较大差距

    不止这两家头部厂商随着手机厂商面临的内外部环境变化其相应交给代工厂商研发与制造的比重也在发生变化

    高鸿翔告诉记者华为之外今年富士康订单增加的来源可能还将包括小米和夏普但来自诺基亚HMD的订单则会减少小米在海外?#23395;止?#31243;中销售量增加就需要当地的组装支?#37073;?#23500;士康相应的订单就可能会增加夏普目前由鸿海集团掌控因此订单?#37096;?#33021;会增加但由于诺基亚去年业绩亏损为了降低成本肯定会寻找成本更低的代工厂商所以会减少在富士康的订单数

    富士康的盈利挑战

    作为代工大厂富士康除了厂区员工调动信息之外还频频传出控制成本的?#33529;?/p>

    此前富士康内部流出的一份备忘录显示富士康?#33529;?#23558;2019年的开支削减200亿元人民币(约合29亿美元)同时今年iPhone业务将削减60亿元人民币开支并?#33529;?#35009;掉约10%的非技术员工因为在过去的12个月中富士康的开支约为2060亿元新台币(约合67亿美元)

    对于是否削减未来开支富士康相关负责人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作为集团经营策略富士康会定期对集团全球运营状况进行检视以确保能够更好配合集团运营客户需求?#32422;?#26680;心技术研发等?#26041;ڣ?#24182;契合集团业务发展需求

    乍一看是苹果的缩减让富士康深受打击但是iPhone业务60亿元的开支削减还不到200亿元的三分之一

    尽管苹果是富士康最大客户但富士康从来不是单线作战它的产品除了芯片手机外覆盖了电脑游戏机电视等大多数电子产品例如惠普索尼思科戴尔等公司的产品销量变化同样会影响到富士康的产线

    而在当下电子消费增长放缓的情况下供应链上的富士康们都承受着盈利的压力

    富士康母公司鸿海精密发布2018年第三季度财报显示富士康截至9月底的第三季度净利润为248.8亿新台币(约合8亿美元)同比增长18.3%低于市场的预期A股上市的工业富联2018年第三季度的毛利率为4.2%净利率为3.2%较上一季度均下降了0.2%前三季度归属上市公司净利润97.56亿元同比仅增长2.69%

    面对代工产业低利润低毛利率的难题富士康早早地就从C端和B端两条线?#26041;?#34892;变革C端的夏普诺基亚等?#25918;?#37117;处在竞争激?#19994;?#32418;海市场中围绕屏幕的5G8K商业应?#27809;?#38656;要时日

    工业富联则从工业互联网着手来带动B端代工业务的升级工业富联副董事长李杰曾对媒体表示富士康以前靠蛋黄?#20445;?#20135;品来赚钱工业富联是蛋黄+蛋白两边都赚

    换言之富士康要通过产品和服务两方面创收据记者了解富士康现在首先集中在公司内部进行智能化升级目前已经在深圳成都郑州太原等地运行了7座试点关灯工厂包括?#21496;?#23494;机构件加工工厂精密刀具加工工厂精密组装测?#32422;?#21253;装工厂?#21462;?#20294;是目前国内的工业互联网还在起步阶段硬件智能化软件融合都存在挑战编辑许望

    特色专栏

    热门推荐
    뱨ƻ
  • <input id="ceag6"><label id="ceag6"></label></input>
  • <input id="ceag6"><label id="ceag6"></label></input>